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 凌 晨 五 時

          馬 日 首 相 翻 來 轉 去 , 再 也 睡 不 著 覺 了 , 只 好 起 身 梳 洗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刷 了 牙 , 洗 了 臉 , 走 到 客 廳 , 只 見 兒 子 莫 尼 早 已 端 了 一 杯 好 茶 等 著 他 了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馬 日 首 相 心 想 : 這 孩 子 真 有 孝 心 , 這 一 個 月 來 , 每 天 都 泡 一 杯 好 茶 給 他 喝 。 聽 說 這 些 茶 還 是 特 地 從 西 藏 運 來 的 , 味 道 甜 美 , 喝 了 精 神 百 倍 , 生 龍 活 虎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 爸 爸 , 請 用 茶 。 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 唔 ! 好 的 , 最 近 生 意 做 得 怎 樣 ? 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馬 日 首 相 一 面 喝 , 一 面 順 口 問 道 。 莫 尼 搖 了 搖 頭 , 苦 笑 著 走 開 了 。 馬 日 首 相 歎 了 口 氣 , 他 心 裡 明 白 , 他 的 理 想 已 不 能 實 現 了 。 本 來 , 他 的 計 劃 是 要 囊 括 全 國 的 大 小 企 業 , 由 他 的 家 族 參 股 或 經 營 , 那 時 , 只 要 全 國 人 民 一 起 身 , 用 的 牙 膏 , 喝 的 咖 啡 , 出 門 駕 的 交 通 工 具 , 穿 的 衣 , 睡 的 床 , 總 之 , 衣 食 住 行 , 他 都 有 錢 賺 ! 那 時 , 他 掌 握 了 全 國 的 經 濟 命 脈 , 就 可 要 風 得 風 , 要 雨 得 雨 了 。 但 , 人 算 不 如 天 算 , 一 場 經 濟 風 暴 , 把 他 的 夢 想 摧 毀 了 !

          當 他 在 沉 思 時 , 驀 地 , 外 頭 傳 來 了 一 陣 喧 鬧 聲 , 他 站 起 身 , 打 開 窗 子 。 只 見 在 首 相 官 邸 遠 處 的 籬 笆 外 , 一 片 黑 壓 壓 的 人 頭 , 好 幾 百 個 人 聚 集 在 一 起 , 人 聲 沸 騰 , 正 叫 喊 著 口 號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唉 ! 他 知 道 這 一 班 人 是 衝 著 他 來 的 。 自 從 副 首 相 去 世 後 , 他 已 經 對 外 宣 佈 , 副 首 相 是 心 臟 病 發 而 死 的 , 法 醫 也 証 實 了 。 然 而 , 這 一 批 頑 固 份 子 就 是 不 相 信 , 這 一 個 月 來 , 就 駐 紮 在 首 相 府 外 , 成 天 糾 察 , 示 威 !

          馬 日 首 相 心 想 : 他 是 不 是 應 該 學 鄰 國 的 輸 多 多 總 統 一 樣 , 蓄 意 制 造 種 族 緊 張 氣 氛 , 轉 移 人 民 的 注 意 力 , 然 後 實 施 戒 嚴 , 但 , 一 想 到 輸 多 多 總 統 的 下 場 , 他 就 不 寒 而 慄 了 !

          也 許 , 他 該 學 五 千 年 文 化 的 炎 黃 子 孫 , 拿 幾 輛 坦 克 輾 過 去 , 機 關 槍 掃 射 一 輪 , 事 情 可 能 就 解 決 了 ! 事 實 不 是 証 明 , 這 計 策 非 常 成 功 , 到 現 在 已 經 風 平 浪 靜 了 嗎 ?

[1]    [2]    [3]    [4]    [5]

 回 首 頁